Skip to content
Published 七月 18, 2019

失去了工作之後,經歷了好幾個月的頹廢期,終於在2006年初在葵涌區附近找到了一份公證行實驗室助理的工作,是一份半年的合約制,那時我負責的部門是專門測試廚具的,常常可以把有多的廚具拿走,也算是一份還可以的工作。那時的同事也很好,還試過約了一起去打籃球。可惜的是公司制度超賤,合約期滿的人一律不會續聘,所以在工作半年後就被迫離開,是我到目前為止唯一一份被解僱的工作。

幸好大約一個月後,也是在葵涌區找到出版社辦公室助理的工作,月薪好像是6300。那時是第一次感受到五天工作週的幸福,也因為這個工作去多了平常沒有去過的地區。
那 時的上司其實對我也算不錯,不過我太喜歡坐巴士的關係,有時車程長了,回來還是會被她說兩句。在這份工作裡我學會了換光管、知道了什麼是「士撻」。那時出 版社在港島也有辦公室,平均每一兩天都有文件要送過去那邊,因此和那邊的經理A女士、J小姐、接待處小姐關係特別好,即使之後離職了還是有去找過她們吃飯。
那時的公司附近有一家小餐廳,早上有在賣燒賣腸粉之類,他們家的燒賣超級大,比平常的大三至四倍,每次早上要外出的話我都會先去買了在車上吃。
這家也是我第一份做超過一年的工作,後來醒覺了不能在沒有發展的地方待太久,就自己離職了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