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Published 四月 25, 2019

很久沒有記錄下我的夢,一來是真的過了某個年齡,突然好像沒有發夢一樣,完全沒有發過夢的記憶,二來我一般發的夢都比較簡單,很容易就能理解是某個階段的情緒投射,沒有特別記下來的需要。

剛才說過,有好一段日子沒有發夢的印象,直至最近一個月,突然像水杯滿了再倒水一樣,一下子溢瀉出來,每天最少都會記得發過的一個夢。可是就像我上面說的第二點,夢中的情節或感受還是比較易理解的。

今天突然打破了一直以來的慣性,發了一個不太尋常的夢。

夢的細節我只告訴了好友MD,這裡就只簡略記下一些特別之處:
1) 第一次夢到這個人種 (以往都是黃種人或白種人)
2) 第一次夢到變態的情節 (以往最多都是血腥,未出現過變態)
3) 第一次感受到自己與夢中主人翁有着同一視點,但不同的感受

我與MD有個共同的看法,就是有可能是靈魂去了另一個軀體。為了真的touch wood有什麼事情會發生或已發生,也能做一個佐證,好讓我知道自己曾經出現過這一現象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