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Published 19 9 月, 2020

喜歡老姐的這個題,就借了來用。

早在上個禮拜,已收到消息說在美國的外婆整天都在昏睡的狀態,吃不了東西,導致缺乏營養,可能需要進院做手術。

由於外婆年紀已達94,如果做手術,反而可能更危險。

那時和媽子老姐說了我的意見:「如果外婆是撑下去,那即使手術有危險性她還是會扛過去,可是如果她是想早點休息,就不用勉強她去做。」

決定權,應該是在外婆手中,而不是我們代她去做。

後來沒有做手術,外婆好像又回復了點生氣。

幾天前,因為疫情關係,醫院採取了不能探訪的制度,心中突然有種預感。

美國時間17日晚,突然收到老姐的消息,說外婆氣息很弱,醫院讓她們過去。

那時香港的時間是18日早上,我在上班前錄了段說話:「外婆,是我啊,如果妳想休息的話,就休息吧。謝謝妳從小照顧我們長大……」

就在那晚,外婆「回家」了。

慶幸有讓L仔和外婆視頻過,也不至於有遺憾。只是有些可惜的是,沒有讓外婆親眼看到小N,和摸摸L仔的小圓頭。

香港時間18日下班前,大概五點的時候,我突然有種感覺,好像外婆來了看我。我心中和她說:「我們會在那裡再遇的,謝謝妳。」

2020.3.19

Comments are closed,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.